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她的隐藏属性】(06)【作者:漂流瓶】
【她的隐藏属性】(06)【作者:漂流瓶】
字数: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六)沙浴(上)

  我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卧室内只剩下鼠标滚轮的哢哒声和风扇的嗡嗡声。几页聊天记录随着滚轮的转动在屏幕上无限循环,我逐字逐句的将他们的对话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食指关节有些酸痛。

  合上电脑,我倒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回忆着认识她这几个星期的经历。在发现这段对话之前,我对她的印象是:五官精緻,披肩长发,身材高挑,穿着打扮稍显成熟;在我朋友面前话不太多,在他们的视角下算是标准的高冷女神范。
  可现在我从这段对话中看到的,是高冷外表下,如同烧红的木炭般的内心,渴望被征服的她。

  我起身重新打开电脑,准备删除掉这个漂流瓶,为什么要给对面那个人意淫真儿的机会呢?点击「删除」,勾选「不再收到回复」,指针移动到「确定」上,食指却在鼠标上缓缓画着圈,迟迟没有按下。

  「这是我通向她内心的一个快捷方式。」我终於按下鼠标,点击的是「取消」。
  她愿意对陌生人敞开心扉,是因为双方素未谋面,没有身份的顾忌,才能做最真实的自己,这是我的理解。更何况我看了对方的资料,他在一个千里之外的城市,也只能聊聊天了,还会怎么样呢。至於两个人聊骚的部分,让我看到她的另一面,偷窥隐私的快感盖过了内心的不满。伸手一摸,操,前列腺液都出来了。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看到他们以后的聊天记录了,我在网上搜索监控键盘输入的软件,试了七、八个总算找到一个能用的。那么只需要让她再次在我电脑上登录QQ,我就能拿到她的密码了。他们在漂流瓶聊天,还帮我免去了一点麻烦,我只要登录网页版的QQ邮箱就可以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了。不像是QQ好友的聊天记录,需要登录QQ客户端,这时她如果正在使用QQ的话就会发现。旁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你有一条未读消息。」

  「汉廷,昨晚怎么样啊,拿下了没有?」王桐一起床就开始八卦。

  我回了个笑而不语的表情。

  王桐:「行啊你,活怎么样?」

  我:「想知道吗?做梦去吧。」

  王桐:「别啊,有好东西就应该share一下,要不怎么叫兄弟呢。」
  我:「滚,看你自己女朋友去。」你他妈昨晚偷看我就不追究了,现在还要share一下,s你mlgb。

  王桐:「这不是看不见吗,我家那位让公司安排到外地学习去了,一个月才能回来。」

  我:「早说啊,要不我把我刚退役的飞机杯送给你。」

  何斌:「对,用过一个飞机杯的才能叫真兄弟。」

  王桐:「那还是别做兄弟了,告辞。」

  马渤:「都这么早啊,昨天有个事忘了说了,我有朋友在郊区搞了个沙浴度假村,十一咱们几个去玩玩啊。」

  我:「什么浴?」

  马渤:「沙浴,就是把身子埋到沙子里蒸。你们几个尽量都带家属来啊。」
  我:「她十一要回家,我跟她商量一下,问问能不能提前回来。」

  王桐:「汉廷你在家说话都不算数吗?」

  我:「你说话算数你倒是把你家的带来啊。」

  何斌:「你们先给我找个媳妇,我保证能带去。」

  马渤:「都他妈能不能行了,汉廷,你娜姐可点名要见见你的小女友呢。」
  娜姐是马渤的女朋友,比我们大了两三岁。她起初是马渤生意上一个合作夥伴的女朋友,那个人欠了马渤钱,让娜姐来跟马渤谈,一来二去两个人竟然搞上了。听说最后几十万就这么算了,所以我一直都好奇娜姐的技术到底有多好,能让马渤心甘情愿放弃几十万。等后来我一见到娜姐就明白了,那对胸至少有D罩杯,也难怪迷得马渤神魂颠倒,谁让他就好这口呢。

  我:「这事还惊动娜姐了?我尽量,我尽量。」

  马渤:「还有,何斌,你娜姐也说了,要是上次相亲那个没成,她再给你介绍一个妹妹。」

  我放下手机,继续思考我跟真儿的关系,我需要做什么才能佔据主动……
  ……

  没想到真儿说到做到,一个星期没见我,连我十一前要送她去机场也被她拒绝。我跟她说了马渤邀请我们去沙浴的事,她还是不同意提前回来几天,理由是对我的惩罚还没结束。我心想这是什么狗屁理由,你那天难道没高潮吗?

  10月3日晚,我正与真儿视频。我双手合十,胳膊肘杵在桌子上,对着屏幕说:「你看我最近表现这么好,惩罚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对面的真儿皱着眉头:「你说说哪里表现好了。」

  「你看啊,我每天下班一回家就跟您请安,你没回我我就抱着手机苦苦等候,我就在想,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说着说着我就唱了出来。

  「停停停,你怎么还听这么低俗的歌,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了。」真儿一脸嫌弃,显然不喜欢这首求佛。

  「我肯定不会主动去听啊,可大街上到处都在放,听着听着我就会了。」我无辜的辩解到。

  「喂,能不能正经聊天了。」真儿开始玩起了自己的头发。

  我换了一副正儿八经的面孔,字正腔圆的说到:「我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可能太过於追求身体上的欢愉,忽略了情感上的交流。我追求你的原因,不光是因为你美妙的外在,更因为被你独立的性格、闪光的思想所吸引。我希望成为你的恋人,更渴望成为你最好的朋友,能走到彼此心灵的最深处,可以吗?」我一口气说出这段教科书般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静静等待着回复。

  真儿抿着嘴,歪着头,眨了眨眼睛,「嗯……这个回答还不错。好吧,只要你通过这最后的考验,对你的惩罚就可以结束了。」

  「什么考验,放马过来啊。」我心里长出了一口,勾勾手指,向对面的她挑衅着。

  真儿对我一笑,甩了甩头,手指撩拨着发梢,然后把镜头向下移动了少许,「给你看看我的睡裙。」

  屏幕里出现一件米色的真丝睡裙,眼尖的我还在屏幕边缘发现了一包卫生巾,我明白了!原来她一周不见我是因为大姨妈来了,那么以她现在的激素水平,肯定是乾柴烈火一点就着,还想着考验我,哼哼,谁考验谁还不一定呢。

  「这不是给我发福利吗,算哪门子考验。」我要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不是说想走到我心灵的最深处吗,那我考验考验你的定力,能不能抵抗诱惑。你要是能控制住自己,我就考虑提前回去两天。」真儿贴在摄像头前,小声的说到。

  口水音听得我心里痒痒的,「来啊,我对我自己有信心。」,话是这么说,内裤已经有些紧了。

  「那你看好喽。」真儿侧身跪在床上,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露了出来,更要命的是她在慢慢拉起自己的裙摆。「就这,我的内心毫无波动。」说完我连吞了两下口水,希望真儿没听到。

  「嘘……」真儿的两片嘴唇贴近屏幕,晶莹的唇蜜包裹下的嘴唇如琥珀般剔透,如果她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把她的嘴唇舔的一乾二净。裙摆继续向上撩起,臀部的半圆出现在屏幕上,可是却没有内裤的边缘。再往上一点,一条白色系带隐约露了出来,原来是条丁字裤。随着她手指一弹,裙摆又顺着皮肤滑了下去。
  我长出一口气,「是不是受不了了?」,真儿听到了我的喘气声,转过身来坐在床边,支上二郎腿,没过几秒,又换了另一条腿在上面,她故意放慢动作,让我看清两腿间一抹白色。

  「你这就有点没诚意了,莎朗斯通当时可没穿内裤。」本能这部电影跟我年龄差不多大,没想到她也看过。「我要是没穿内裤,你受得了吗?」真儿的语气中充满了挑逗,说完她一只手按住睡裙,另一只手分别从两侧,将丁字裤慢慢的拉了下来,一把扔到摄像头上。

  丁字裤上的湿气覆盖了摄像头,顺着网线传到了我的房间里,我仿佛置身於雾气腾腾的浴室中,闷得喘不过气来,房间内弥漫着交配的气息。

  「纸巾准备好了吗,别弄得到处都是呀。」真儿得意的说到,还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之前我已经想明白了,主动权不是捡来的,是争取来的。所以我决定不再受她摆佈,主动出击,首先不动声色的脱掉睡裤,然后把镜头对准我的紧身灰色四角裤。

  看到短裤上鼓起的大包,真儿咯咯的笑了出来:「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我没有理会,只是学着她的样子,缓缓向下拉扯着短裤,先是阴毛,之后是阴茎,最后等到龟头也被解放,整个肉棒啵的一下弹了出来,惹得对面的真儿一声轻呼。

  「流氓!」她的眼神有些迷离,牙齿咬在下嘴唇上。

  我继续我的表演,也学她侧身跪在床上,把短裤别在两颗睾丸下面,挺立的肉棒与床平行的支在前面。我把腰后的短裤也向下拉了一点,再向外一拽,松手,啪的一声裤腰的皮筋打在屁股上。

  「啊~ 」对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呻吟声,真儿的手已经伸到了两腿中间。「两条腿放到床上,打开。」我转过身来,马眼笔直的对着摄像头,用冰冷的语调命令到。

  真儿服从了我的命令,双腿摆成M型,身体向后仰去,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在两腿间按着裙摆以免走光。

  我用手向下按压龟头,让肉棒与地面垂直,再一松手,立马又弹了起来,往复几次,炫耀着自己的生殖器,试图唤起她生殖崇拜的本能。

  真儿直勾勾的盯着屏幕,按住裙摆的手也开始有节奏的抽动,双腿不自觉的开始夹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把裙子撩起来。」同样冰冷的语调。「不~ 要~ 」身体上的快感阻碍了真儿说话的连贯性。

  「我让你把裙子撩起来!!」在语气中添加30% 的愤怒,眼睛瞪大,我再次说出这句话。

  这次她服从了命令,微微颤抖的手拉起了裙子。

  「两只手都放到身后去,腿张大!」再向语气中加入10% 的呵斥。
  真儿被催眠一般服从着我的命令,只有头向后仰去,逃避着摄像头的视线。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我下达了新的命令,同时用手握住阴茎,开始前后摩擦,不过有意避开了龟头的部分,以免太早射出来结束这场好戏。

  真儿听话的把头抬了起来,赤裸的阴唇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癡癡地盯着屏幕。
  「今天我们就到这里,下课!」我看时机差不多了,说出这句酝酿已久的台词,把内裤重新传好,端坐在摄像头前。

  真儿愣了几秒,等到反应过来之后,赶忙夹紧双腿,翻过身去咚咚的锤着床垫,恨不得用脸把床垫钻出个洞来。

  我微笑着在屏幕这边看着她,直到她重新坐起来,鼓着嘴盯着我。

  「我通过考验了吗?」我问到。

  她没有回答,深呼了两口气,胸口的起伏恢复了平静。「我就是希望你知道,比你的身体更吸引我的,是你。」至於这句话是真是假,重要吗?

  她鼓着的嘴消了下去,说出那句我想听的回答:「我订了6号的机票。」
  10月6日,机场。

  尽管真儿穿了一身低调的运动服,我仍然在到达大厅的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她,毕竟气质是衣着无法掩盖的。我挥了挥手,她也发现了我,蹦蹦跳跳的就到了我的怀里。自从那天的「考验」后,她开始变得更……温顺,不再喜欢顶嘴跟抬杠。

  「我说了以后不会错过你吧。」我轻吻了一下真儿的额头,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她,走向停车场。

  「你的车停的也太偏了吧。」跟着我走了有五分钟,已经快到地下停车场的最边缘,真儿有些抱怨。

  「今天人特别多,估计都是放完假回来的,刚才我转了10分钟才好不容易找到个位置。」我解释到,但实际是我故意把车停到了停车场的角落里。「这是谁的车啊?」真儿看到我解锁了角落里的一辆霸道,不解的问到。

  「这包工头的标配一看就是马渤的啊,我想着你不是有行李嘛,我的车后备箱小爬装不下,你来看。」我将真儿的拉杆箱放到后备箱里,又把已经要拉开副驾驶车门的真儿叫到车尾来。

  「我就一个拉杆箱,怎么还把后排座椅放倒了,怎么还有床被子?」真儿只顾着提问,没看到身后的我露出了獠牙。

  「因为……」我弯下腰,从身后抱住真儿的膝盖,把她举起来放到被子上,「这是给你躺的。」

  「啊!!!变态!!!」真儿叫了出来,又不敢叫的太大声。

  我自己也爬上了车,顺手关上尾门,趴在了真儿的后背上。

  「我通过了你的考验,这次换我考验你了,」我掏出手机,定了个5分钟的计时器,把手机放到一边,「五分钟的时间,如果你高潮了,到了那你就得穿我给你准备的泳衣。时间宝贵,让我们开始吧。」

  「谁要接受你的考验啦,快放开,一会要来人了!」真儿挣扎着想要逃跑,可身体的摩擦只会增加我的快感。

  「你觉得我们这个体位你跑得了嘛,乖,别动。」我抓住她的裤腰,她今天穿的运动裤方便了我,一下子连内裤带运动裤都被我拉到膝盖的位置,时间还剩4分45秒。

  「啊~ 不要,好髒的。」我不顾真儿的反抗,两只手绕到她身前,拉开外套的拉炼,把T恤掀了上去,再把胸罩解开,这样她从肩膀到膝盖就任由我欣赏了,4分31秒。

  「其实我知道,你之前不见我是不是大姨妈来了?」我在她的脖颈跟耳后磨蹭着,说出之前我的发现想要增加她的耻感。

  「哼,我就是不想见你,一见你你就耍流氓。」真儿还算清醒,能够回避我的问题,4分23秒。

  手努力地探索阴蒂,可是真儿的身体一直不老实,我尝试了几次都没法命中目标,於是照着她的屁股就一巴掌打了下去。我用的力气并不大,但她的皮肤实在太白,一个巴掌印还是浮现出来,为什么不记录下这一刻呢。

  「我打出来一个五指山,拍下来给你看看。」我作势去拿手机。「不行!不许拍!」真儿突然挣脱了我,向前爬了两步想要拿到手机。「你还敢跑。」我抓住她的脚踝,重新把她拖到我的身下,看一眼手机,4分01秒。

  时间已经过去20% ,我必须抓紧。既然下身不容易进攻,我打算从上身找到突破口,拉着真儿的肩膀让她侧过身来,低下头去含住了她的一颗乳头卖力的吮吸。这一招奏效了,真儿的身体减少了扭动的幅度,我趁着这个空挡,把她的T恤和运动服一块从头顶脱了下来,扔到她够不到的地方,3分35秒。

  「把我的衣服还给我!」赤裸的上身让真儿失去安全感,只能双手捂脸。
  「你应该等一下再说,因为那时你就该说把我的衣服和裤子还给我了。」我一脸得意的坏笑,先是脱了真儿的鞋,再把本已脱到膝盖的裤子全给脱了下来。
  这样一来,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双白袜,3分11秒。

  她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两只手一会遮脸,一会遮胸,一会遮屁股,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稍稍起身,让她能自由活动,只见真儿把身体蜷缩在一起,手抱在膝盖前,2分56秒。

  我一股脑地扒光了自己,并排躺在真儿身边,打算用我的体温点燃她的欲望。
  她的屁股又被拍打的发出啪啪的响声,但行凶者不是我的手,而是已经勃起的肉棒,2分33秒。

  每一次冲击,都让真儿的身体跟着一抖,我将肉棒从她两腿间穿过,龟头在阴唇间穿梭,阴道口涌出一股热流,我的中指逆流而上,钻进了真儿的身体,2分07秒。

  沿着阴道前壁的褶皱找到她那凸起的小颗粒,再用大拇指抵住真儿的菊花。
  「别,髒. 」此时的真儿只能蹦出单个字了。

  拇指轻轻按压肛门,同时中指抚慰着凸起的G点,直到最后一分钟,虽然真儿已经动情,但是没有任何要高潮的迹象,看来我要输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小孩「妈妈,妈妈」的叫声,我抬头一看,有一家三口正向我们的方向走来。我一下子慌了神,中指停留在真儿的身体内,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今晚我要去吃必胜客。」小男孩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停在我们隔壁的车车灯一阵闪烁,他们是这台车的车主!

  「孩儿他爸,乐乐说要吃必胜客。」

  「今天坐飞机表现这么好,想吃什么咱们就去吃什么。」

  真儿这时也听到了这对话,瞳孔放大,阴道收缩,这时我的手指不需要任何动作,只要保持在她体内,就能为她制造快感。

  几个人已经走到车前,我跟真儿清楚地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真儿阴道的收缩更剧烈了。

  「妈妈,旁边这个车怎么在晃啊」小男孩指着我们的车问他妈妈,他的个子太小,我只能看到他的手指。可对於他妈妈来说,就是另一回事了。听到小男孩说话,妈妈转过身来,看向我们的车,我们的视线隔着车窗交汇,这时真儿的阴道将我的手指箍的死死的。

  「哪有啊,乐乐你看错了,别吓唬自己。」是贴膜的缘故,再加上停车场灯光本来就不好,我们从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外面却看不见里面。

  「我真的看见了。」小男孩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还是被妈妈塞进了车里。三个车门相继关上,真儿的身体开始抖动,一只手在被子上乱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她高潮了!

  我看了一眼手机,还剩5秒,4,3,2,1,计时器的提示音正好被引擎的点火声盖过。车驶离停车位,我跟真儿都松了一口气,真儿转过身面对着我,我刚开口想说些什么,她主动吻了上来,搂住我的脖子,双腿盘在了我的腰上,我成了八爪鱼的猎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