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108-111)【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108-111)【作者:通路】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08

  虞敏在宾的家待了一夜三个女人也聊了半宿,宾下午回家时早已是人去屋空,可以看出来三个人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三人留给宾的饭菜明显不是林佩做的,花色味道还不错。宾短暂的一瞥凭直觉认为应该离虞敏远点,可不想主动与林佩挑起这个话题,等待看一看虞敏会有什么事情与林佩接近。就这样过了几天林佩并没有提起虞敏,看起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想着淡忘了。林佩周末要宾陪着回家一趟,宾边答应边问有什么特殊的事,林佩答道,

  「也没什么大事,前两天我的中学同学虞敏跟我聊了很久,她想调进文市的公司我答应帮她看看。她现在天天给我打电话商量如何能够调来,摆明就是要我帮忙呗,我想跟我爸说一下看能不能调进他们公司。」

  「你有多了解你这同学?要那么热心的帮忙。」

  「中学同学都好多年没见了,也谈不上了解,可人家都求到门上来了能帮就帮一下。」

  「我就见那么一面,她可不是个简单的人满眼都是算计,你这种没心眼的的人最好小心点,保持距离为好。」

  「为什么?到底是中学同学,等她调回来我们不就多个朋友嘛,再说她算计也算不到我身上。你知道吗,她的决心可大了,说就是跟人睡也要睡到文市来。」
  宾睁大眼睛停下,「这话是她跟你说的,那你最好不要和她再有来往。」
  「瞧你大惊小怪什么呀,靠用身体睡进外贸的又不是一个两个,只是人家说出来了而已。」

  「你听我说这不一样。这种人太可怕,有丈夫孩子的人还敢跟你们说出睡也要睡到文市来的话,你可千万别插话同意,再别和她来往。有些事做就做了,大家心知肚明反正没见到,信就是有,不信就是无,瞒还瞒不过来呢。可如果敢说出来,就是说她根本就不在乎人们的看法,也不怕她丈夫知道。我不想猜是和她丈夫商量好的,男人很难接受这些。这种人没底线什么事都敢做,教坏人是小事,只要和她有来往将来肯定会惹出大麻烦。」

  林佩大不以为然,「你一听女的和人睡了,就兴奋成这样。难怪虞敏说男人都是我睡你可以,要是你跟别人睡了立刻就用恶毒的语言来攻击你。她说了一句怎么说的来着,吃着锅里的,」

  宾打断道,「吃着碗里的,恨着锅里的。这么简单的句子还用她来教你,」
  「你看你们都知道,大家都是这样的人。」

  两人到了家里抢在林佩之前宾就直截了当说:「爸,林佩有一个同学叫虞敏,想调进文市您们千万不要帮忙,我是为林佩好她这个同学不咋的。」全然不管林佩旁边使眼色用手拉一气说完。气的林佩坐在旁边再也不理宾,倒是丈母娘拉住两人问东聊习,亲密开心帮双方消气。

  由于宾的坚决阻挡林佩没有帮上忙,虞敏也就没有去成丈人的公司。这段时间为虞敏的事两人的关系闹得有点紧张,林佩看不懂宾为什么这么不待见她这个可怜的中学同学,最后只有不再提起主动与宾和好。

  可有本事的虞敏还真就弄成了,先通过借调到了另一家外贸公司。虞敏怕夜长梦多还没接到借调函就来到文市,刚来是一个人还不能报道,住的地方都没有,林佩觉得调动上没帮上忙,就主动提出可以住在学校的房子里过度几天,还把她领到房间把钥匙直接交给了虞敏。

  宾知道事已至此,就住几天也就不再坚持反对,可第二天早晨林佩还要宾到学校后拐一下去看一下虞敏睡得好不好缺什么,还真是上心又没心眼。宾压了压没说话答应去关心一下,在林佩的心里永远傻傻的认为我的同事朋友跟我走这么近,怎么可能插足我的家庭,那样她们谁还好意思与我见面,况且宾这么不待见她更没有可能。

  宾早晨去试验室前敲响了门,虞敏已穿戴整齐打开门请宾进来,宾站在门口公式的讲林佩让我来看一下还有什么不便需要帮忙。以虞敏的经历和眼光当然看出宾的不待见客气的说:

  「这比我家好多了,哪有什么不方便。你们对我这么好,我还在想着怎么谢你呢。」

  她说着话半转身显出衣服底下略瘦还看得过去的身材曲线,要有的应该都还不错。虞敏见宾的短短一面,就看出他对女人的态度拿捏应该也是经验丰富的人。她这样做会有很多方便可以立即改变与宾的关系也不会传出闲话,说不定还可以拿住宾,来到文市后会有很多事需要林佩帮忙,宾反对还是不说话结果就大不同。在调来文市的事上林佩没有帮上大忙,多少应该与眼前这位同学的丈夫有关系。而且在她心里放过一个帅哥,还是比自己强的同学的老公那就是一种罪过。
  以余杨和林佩的关系当然要比现在的虞敏走的近,可年龄的差距,有种代沟的感觉。两人见面也只是短暂的聊一会,没法深入还要装矜持,只是潜遗默化的暗示开导林佩人世的变化,睁眼闭眼的接受某些现实,方便悄悄的和宾有所交往。
  可虞敏目的性很强的待了一晚上有求于林佩,再加上一个装逼的郑颖,在一旁瞎咋呼起哄。虞敏始终掌握着聊天的主动权,几句话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装可怜求大家帮忙调入文市。剩下的时间大半就是聊些女人们的床帏之事,虞敏故意不知廉耻开些黄色玩笑,带出一些逸闻趣事,再讲些自己与丈夫关上门做的事。
  虞敏随着气氛的烘托开始带出她如何为求人被逼脱衣上床奉献肉体来达到目的,博取林佩的泪眼婆娑。又讲自己如何诱惑她看上的男人,一步步猫玩老鼠的引诱他们,爬到她身上讨她的欢心,有时还可以不高兴再把他们甩了,找寻新目标,让林佩和郑颖羡慕不已,女人也可以这样玩。

  林佩听着熟人同学讲这些,内心反感不认同,可还是如同看港星拍的三级片一样,体内有种骚动热流,浮现出宾给与的种种,有目的虞敏马上看出了林佩的反应和脸透红晕。

  尽管林佩只是听着笑着,藏着掖着的不肯说,虞敏还是套出林佩能力差,没法负担和给于太多,特别是知道了林佩暗示没法承受的巨大,久经战阵的阴道还是抽动着流出水来,期盼着有机会一试短长。

  这才有了这么明显暗示挑逗的话,宾当然明白虞敏话里用你的意思,没有回应装作如释重负的样子,

  「方便就好,我实验室还有事忙先走了,有事你给林佩打电话,能帮的她一定尽力。」

  虞敏还在作努力,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一个帅哥。以林佩没跟宾商量就主动把钥匙给她来看,应该是没有跟宾提起过她的过往,而且这个傻同学也应该没防着她。以自己的经历和对身体的掌握只要上了床,一定让这个得不到完全满足的男人流连忘返,沉醉着迷。她也可以身心舒服,有更多炫耀的聊资。虞敏更加明显的往卧室方向挪了一小步说道,

  「那你先忙,我这几天都没啥事,你在学校离的近有空就过来聊聊天,我有好久没在文市都有点陌生了。」

  宾心里骂道,这你他妈明显的就是恶心我嘛,瞧不起我,挑战我,欠操!有了教训一下这个婊子的冲动,可还是忍了忍压了下来。对这种女人一定要敬而远之,我的女人多了去了,不差个把,可头一条就是不能想用身体拿住我,从来就是除了体力和精液以外别再索取什么,没有回应可还是没忍住撇撇嘴表情厌恶的关门离去。

  虞敏在这么明摆的情况下,就差主动脱裤子撅着了,这种情况只怕男人们早就猴急得上了。被放了鸽子,而且还是一个阅女无数的人,内心的失落,离开时那明显鄙视的眼神严重的伤害了自尊。两人从此都未和任何人提起这段,可梁子就此结下了,宾再没来过房间,虞敏也尽可能的不与宾碰面。

  没多久虞敏先是有了公司的房子再正式调入到公司储运科做业务员。林佩没听宾的劝告与虞敏还是时有来往。

                109

  国家在各方面都取得日新月异的成就,也由于各种理论思想。为国家发展各个方面太想弯道超车,国际上有的只要我们有了类似的市场就开放了。开始有了放弃已有的大飞机和一大批成果,利用友善的国际环境迅速的赶上太过落后的各个方面。只要是有可能买上的就不再花大力气等待科学工作者的漫长努力,很多方面伤害到了学者们自尊的颜面。

  小组取得了第一步的成功,可以显示样品几个原子的表面图像后,小组又成功的完成了另外三个样品的图谱,可以在小面积显示所需物质原子的图象。
  先是报章简讯报道,再有几篇文章陆续发表。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荣誉加身,有了毕业或者提职的资本。国际引进设备的谈判也变得比较顺利了,可国内外都对当前的产品不满意,慢且单调希望找寻到新的更快的办法。

  这次不再是吴教授和研究员而是一批人动员宾发表平面压电探头快速显示表面立体场图像的论文,国家级的科学刊物少有的许愿只要审稿的学者通过了就尽快发表,宾明白所有人的立意就是尽快得有一款设备帮助科研。

  学校许愿文章发表后会尽快的提副教授职称,史主任这次也破例的表示会帮助尽力争取。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大学毕业五年,研究生两年就拿到副高级职称,小组的其他人员都心动了,所有压力都集在宾的身上,宾开始与每个人讨论各自的相关可能发表的文章立意。

  宾明白文章一经发表,大家就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这次弯道超车只要运气好再找到一两个神人可以很快地在实验室实现立体图谱。可是以现有的技术水平三两年内都不可能做出稳定的成品,而文章一发表国外也许半年就可以做出产品。
  宾一边完善文章一边苦思冥想该如何做,林佩和所有家人都支持发表文章拿到职称然后开始下一个课题。可宾有自己清晰的看法,就这么个仪器和还不足以拿到副高职称,现在说说好听到时候一比,那种挣破头的事以自己的傲气没有什么优势。

  林佩在这种关键时刻又找到她最大的依靠,马素贤已陆续的知道了事情得来龙去脉认真分析后告诉林佩。

  「做仪器并不是宾的强项,也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他拿这个项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不发表别的人会抢先,宾就一无所有。可发表了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可以进口这种的仪器,他会寒心哪种被利用的感觉不好受,很可能走极端也就不再搞科研了,反正这么多年也没去成物理所。他只在乎做实验研究的过程享受,拿到副教授又能怎样,他要去做投资挣钱出名快得多。况且我不太看好提副教授,我在学校呆过,许愿是一回事,学术界也有它的规矩,论资排辈很厉害,到时候一争可能就拖住了。」

  说的林佩有所顿悟,马素贤接着劝慰林佩,

  「我记得他以前给我说过一句不知从哪听来,说是名言。你也知道他的那些话多是劝诫我们的,就当没事听听看有没有道理,是这么讲的,」

  「人无癖,就活得百无聊赖,

  人有癖,功夫花在所癖之事上,

  物我两忘,不是高人,就是妙人。「

  马素贤拉住林佩的手再劝道,「别逼他,让他自己选择,想做什么都行。」
  林佩还是不愿意宾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可和家里一谈大家都认为这也太过极端,可能性不大。即使发生了二哥表示可以帮忙进省里,林佩的父亲表示可以来外贸。林佩心里有了底就去探宾的底,

  「我还没有清楚的想法,所以没有和你商量,等文章发表后看吧,不行就真的换个领域做吧,也许会喜欢呢。」一副无可奈何可内心已有了定论。

  文章最后定稿后,宾就一头扎进压电器件厂想方设法的提高探头的的灵敏度和精度,他要抢时间做出点与国外同步的事。同时动员晓彤尽快离开课题组,能拿到中级职称最好,在组里计算机上可做的不多了。晓彤先后脚来到厂里陪着宾,大大方方住进宾馆旁边的房间,大家都以为晓彤就是宾的女朋友。

  两人在一起颇有一番就此分别的味道,在暗夜中宾已用手和身体丈量出了晓彤年轻的身体曲线和优缺点。现在面对全裸的晓彤就是欣赏的时刻,窄脸大眼睛永远给人童真无邪的单纯,嘴稍大接吻随时有舌头深入交流来混合双方的唾液。松开的披肩长发衬托出脖子细长如天鹅颈,从耳垂到透出高雅性感的深深锁骨长路漫漫,一双锁骨就已让人浮想联翩。

  晓彤那任何姿势都永远保持同样形状的半球乳房坚实挺拔,朝气蓬勃,细腻皮肤中间淡色平滑乳晕顶端的黄豆状的乳头硬硬的硌在手心和舌尖,带出痒痒的一种舒服。乳房的球线往下可见条条清晰的肋骨,肩胛光滑的过渡到后背,细腰连着凹陷的肚腹,不大的三角区乌亮的毛发上面是齐齐的黑线像用尺子比着画出来的一样,贴着大腿根两条对称平弧线,勾勒出漂亮完美的倒三角。阴阜平滑没有多少脂肪堆在皮下,显出界限分明的大阴唇和两面立起来的漂亮性感的小阴唇,中间多出的两小片肉如两扇开启的小窗,微开的小阴唇顶端光滑的阴蒂小点凸显。
  宾连乳晕一起吸入乳头,指肚摩在阴蒂上,晓彤咿咿呀呀的扭动身体,不耐的起身

  伸出总是快速有力敲击键盘的芊芊玉指,软软的扶住尚未完全勃起的阴茎,毫无困难的一口吞入腮帮鼓起一个包,舌尖还可以勉强滑动舔在阴茎底边,含吸龟头刺激充血坚硬顶到喉头,又勉强往里吞顶哕的泛起白眼,本来就眼白多于眼仁的眼睛只剩白色,干咳出来。

  晓彤一边干咳一边跪在床上高高的撅起屁股,她的最大缺点就如很多女孩一样,臀上还没有成熟到累积够多的脂肪,没有漂亮的弧线和舒服的手感,跪趴着后入时大力的撞击会感到胯骨碰的生疼,又没有足够的历练耐受力差。

  没有太多的臀肉阻挡,宾粗大的阴茎一下就顶在后穹,拉长阴道挤的子宫颈变形后缩,晓彤仰起头咧着嘴往前挪试图躲避,「呃哟哟,太长了,要顶穿了。」
  宾扶住她侧躺下,套上避孕套扶起左腿侧着插入靠两腿挡住不会插的太深,晓彤拖着长音随着宾的动作高低呻吟,眼睛时开时闭的瞄着宾享受欢愉。紧涩的阴道包裹着阴茎的进出,刺激着宾的丹田,再传导到脊髓和身体全部。

  晓彤全身抽动断续的说:「你怎么这么久,我真不行了,」

  「都是这套子整的,歇会吧。」

  宾停下让她休息,晓彤闭着眼睛问:「你什么时候可以不用,我过两天就该来了,」

  「真的,傻瓜,你不早说。」宾来了精神,啪的扔掉避孕套,抓住双腿压在胸前,在她身上再次开始快速运动起来。晓彤边大声呻吟边说:

  「呃哟,你不是要歇会嘛,啊,妈呀受不了。」

  宾不再怜香惜玉大力的索取,晓彤身体泛红睁大眼睛看着宾一下下的压着伸直的腿,感受体内一波波浪涌推高身体,直到翻起眼白意识模糊的承受到宾在射精的跳动中停下,软软的躺在床上昏睡过去。

  两人连着几天一边重复身体的各种高潮,一边盯着厂家做出不同样品,几天后挑出一批合适的探头带回学校试验。

                110

  宾的小组关于用压电探头,做快速平面探测立体图谱的文章如期发表了,几乎和国外的文章同时出现在刊物上,很难说出先后,大家都想到同一个方向上,宾只是在文章里用早期的笔记去提到他一年多前就有了这个设想。由于只是一个实验的理论设想,还没有客观的试验数据支持,发表的有点早了,没有引起什么涟漪。在国外倒是有了些反应,最主要的开发厂商发来邀请,愿意请文章的主要作者去参观讨论细节。

  在下文还在商量上报没有定夺时就有了好消息,小组终于用带回的样品做出了理想的探头,在实验室开始有了初步的立体图像。国外厂家也宣布他们的第一代立体表面图像仪器的时间表,推向市场同时向中国市场开放,成功商业化的时间要远比宾的计划快得多,国家一口气就要进口三套。

  一语成谶果然是为了能够尽快得有高级适用的测量仪器,帮助相关的科研和应用。所有组员都或多或少的受到打击,情绪低落。

  宾由于早有料到没感到意外,动员所有组员利用在手的平台和挑出来的探头,做成了两台平面立体表面成像仪,由于不是商品不要求一致性可以调到极致,性能比买来的还好,就是用的时候要花点时间调试比较麻烦,学校留了一台另一台给了物理所,使用的人还得排队。

  小组并不是做产品的,再做下去也就没有了太大的意思,大家互相帮助做完研究生毕业论文和提中级职称的准备,各谋出路。

  晓彤带着众人很高的评价,接受国外的邀请准备出国,连研究生都不用读就有一个不错的工作研究环境。

  而宾的副高职称却暂时再无人提起,宾开始写总结报告,移交所有设备和经费,工作告一段落。

  宾原来准备带林佩休个假过完春季再做以后的打算,一则酒驾导致重大车祸的新闻引起宾的注意。在寻找好的探头厂家时宾已见到过各种气敏探头,喝了酒后口中就会有酒精气体,一个简单的测试仪器就可以有理有据阻止教育司机的酒驾行为。说作就做赶在春节前就飞机火车的赶到冰封的北国,拿到样品并于设计人员交流如何做到小型化提高可靠性和一致性。

  待到宾赶在腊月二十九最后一班飞机回到文市时,已是家家张灯结彩欢欢喜喜过准备过大年的时候了,可以听见鞭炮的炸响声此起彼伏。林佩虽然不满意宾的来回跳跃变化,可做公益的事还是支持的。回到家林佩不在留了个字条说是在岳父母家准备过年,今年在那边过除夕回来了就过去。

  宾心里说这怎么可能,一个电话打给林佩说我回来了你先回来,明天再过去所有年夜饭的事我一人包了。林佩当然明白每次她出差回来做的第一要事,这次是宾可一样得同等配合。默契的趁天色未黑带着做好的饭菜回来,到家后放下东西只说了一句,

  「各家的年货和礼数我都有办,我婆婆没有怪我们不回去陪他们过年,可是不高兴你大过年的在外面跑。」

  就被宾直接放翻折腾到精疲力竭,浑身散了架似的昏昏睡去,饭都没吃。
  第二天上午宾就一个人早早来到家里开门的岳母看看精神抖擞的宾身后奇怪的问,

  「小佩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不用上班,又跑到哪里去了?」

  「还睡着呢,中午吧。」没细说就忙乎开了,「这孩子」岳母嘴上说着在左右两侧帮忙聊天。

  林佩过了中午才姗姗来迟,一脸的慵懒倦怠,目光妩媚,皮肤闪光。

  岳母没回头看进门的她背着身抱怨道,「这么大的人不懂事,一天不早点睡觉起这么晚才来,让宾一个人忙。」对女婿的喜爱溢于言表。

  林佩还没回话,妹妹就走过来又是一语点破,「怕是累的起不来了吧!」
  有意用眼角扫向姐夫,把林佩和岳母弄了个脸红,岳母忙差话分开,

  「小孩子没个正形。」

  岳母回头看见林佩脱去大衣,身上穿着从未上过身的玫瑰红绣花旗袍外套一件月白抽纱开衫,韵味十足,又想到了什么,「嗯,不错,小佩你过来。」转身领着林佩进到了房间把林怡关在门外。

  岳母亲切的用目光上下仔细打量大女儿旗袍凸显出婚后,被女婿开发的前凸后撅的性感身材,像姐妹似的燕妮贴着林佩的耳朵小声的说了一句,

  「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宾的身体那么好,怎么样,你还可以吧,可别累着。」
  林佩弄了个大红脸,「妈!你怎么也这么说话。」

  除了同龄的同事朋友间偶尔开个有色玩笑,母亲和女儿间还是很少会谈论彼此的床帏之事。她一直担心表面冷冰冰的女儿会惹女婿不开心,两人吵架闹意见,看来没有发生。在母亲再三的盘问下林佩还是委婉的说出多数时候受不了的话,岳母想想说,

  「快点生个孩子吧,那样有个孩子分分神,身体也变一下许会好一些。」
  林佩心里说我的妈呀,生个孩子我就更累了,什么主意。

  这边厢被关在门外的林怡没有伸手帮忙,嘴里吃着东西含糊的说:「姐夫,我有个代培的藏族同学不想回去了要留在文市,你有同事嘛,给介绍一下呗,有对象结婚是最好的理由。她还想去银行系统,你好像有关系也帮忙给看一下。」
  宾手里忙着没有抬头,「好啊,我们组里有几个年龄差不多的,我帮着问一下,代培想留下可挺难的。说到工作,你马上毕业了打算干什么?」

  「我还没想好,反正我不去外贸,看我姐一天不着家,我可不愿意那样,我想去驻香港的办事处。」

  「好高骛远,先得脚踏实地的干好才是,顺带的也给你看看吧。」

  林佩打开门探出头叫到,「林怡你进来一下。」

  「哼,叫我干什么,你们不是关上门了嘛。」

  嘴上说这可还是忙不迭的跑进门,还不忘回头叮嘱,

  「姐夫,你抓紧,我等你的消息。」

  林怡的声音时高时低在门后好一阵,林怡拉着岳母出来到客厅,「爸,姐夫你们看怎么样。」

  岳父抬起头拿下眼镜「哇」张大了嘴。

  岳母身穿一件雪紫色花旗袍上身套一件驼色抽纱毛衣,不错的身材尽显,被大家看的有点脸红,「老都老了,这怎么穿得出去呀,」

  可还是忍不住转了一圈,「这尺寸也刚合适,你们还真用心,不量尺寸都行。」
  「我问过你的。」林佩插话到,母女俩身上的旗袍相得益彰,岳父这才接话,
  「嗯,好看,有什么穿不出去的,保守。」

  林怡噘着嘴,「姐夫我也要,」

  岳母打断林怡,「小姑娘穿什么旗袍,旗袍是个结了婚的中年妇女穿的,」
  「姐姐又不是中年妇女,不也穿上了嘛,」

  「好,过两天给你也做一件。」

  一家人欢欢喜喜吃完年夜饭高高兴兴看春晚,宾没有理会林佩想偷懒留在她出嫁后一直空着的房间休息的提议,和林佩在迎接新年的鞭炮声中回到自己的家。
  宾过完年没几天,象酒精检测这种小仪器,大概就是分分钟搞定的事。实验室完成了就是要开始中试制定标准然后鉴定,拿到批文开始生产。

  宾联系一家效益不好的军工厂,大家共同认为这种产品必须要有公安局交警队的认可批准,开始联系试验样品按提出的要求改进,很快就上报同时做出一小批试用制定标准。

  就在大家都在认为万事具备时,新上任的省厅厅长要求这种警用品应由公安厅属下企业生产。原先联系好的军工厂已组建了一个车间,从一开始宾就是做贡献,没有想从这上面挣什么,可这样放鸽子还是令宾很难看,想甩手不干了。
  三哥的生死弟兄李国军在省公安系统这么多年上下奔走,再由二哥从中协调,最后厅长让了一步两方各出一部分人组成一个车间归省厅管,开始生产配发省属系统。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与宾已很久没有联系带着钱要回家乡的阿彩,知道了这种警用小设备。安阿乌得到消息后立刻就来到文市找到宾拿到样品和图纸,她知道了宾已结婚成家,还是在没作停留就上车返回前发出来川的邀请,有实情相告没有得到宾的回应。回去后就成功的帮她们省开始为省厅安排生产这种警用设备,并且包办到周围的省份。

                111

  宾闲下来就想搞事情或者说事情就找到他。宾答应的事从来都是认真办理的,没有大小之分。大事一时还没法定,介绍对象的小事立即就办,一打听同组的小李还没对象就约好中午来家里见个面。

  林怡的藏族同学卓玛的藏族名字很长,为方便大家都叫她名字中间的卓玛,慢慢的倒忘记了原名,她有一个学名很汉化,卓淼淼,人如其名看着就水灵灵的,双眼皮大眼睛,脸稍宽,厚嘴唇,穿一身连衣裙,本来藏族和汉族就不好分,她如果不说没人会知道是藏族姑娘。宾头一次帮人介绍对象没经验,在开始的时候交谈了两句就没趣的退出来,没有进客厅的林佩对宾摇了摇头表示不看好,林怡还在中间穿插了一会,两人就先后告辞,卓淼淼和林怡一起走了。

  林佩直接说:「我这个妹妹闲得没事,搞这事。要你介绍对象,十之九九成不了。」

  「为什么?」

  林佩不噱的挥挥手,「没自知之明,等林怡告诉你,我看你也是最近闲的。」
  第二天一问,小李知道卓淼淼是藏族后就没了表示。林怡在电话里说:「没看上,卓淼淼委婉的说,跟姐夫就没法比。」

  林佩这时才说,「听懂了吧,以后别管这麻烦事,有你能成才怪呢。」
  接着骄傲的挎住宾的胳膊,「能跟我老公比的还真不多,嘿嘿。」

  对象没介绍成,可卓淼淼想去银行的事,宾还是跟在银行的钱金妮和其他部门的人提了一下,还没有等来答复林怡又说卓淼淼不用帮忙了。林佩虽然放手有了三不一没有,可能不发生的最好趁机提醒一下,「以后是女人的事你都少插手惹麻烦,特别是我这妹妹招来的事,没有靠谱的。」宾现在也只有点头答应。
  宾除了偶尔到系上晃一下就是在家里猫着读书,等林佩下班回家吃饭看望亲人孩子。一件事刚消停,江市那边又在找房主,跟林佩商量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几天算是度假,再学学投资,回答说没空没兴趣快去快回,宾开始买票准备动身。
  在宾已忘记卓淼淼的时候,她敲响了家里的门,宾打开门看见卓淼淼一个人时说,

  「林怡不长在这里。」

  卓淼淼低沉的声音,「我知道,姐夫我是来找你的。」

  宾阅女无数的眼睛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高原雪域的藏族女人还是一个没有碰触过的神秘领域,心里痒痒的。可林佩还在文市,不要给爱他的妻子更多的刺激,双方的默契虽然被和晓彤的事破了一次,可内心还是希望保持平衡安定。
  宾灵机一动,「有时间去江市一趟吗?我要去哪里几天。」含义双方都明白。
  「好啊,我还没有去过那里,两三天应该可以。」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去帮你买机票,我的火车票都买好了。」

  宾要再换坐飞机就没法跟林佩交待了。

  「呃,」卓淼淼拿出身份证递给宾,

  「下午五点到学校旁边的邮局门口等我。」看着桌淼淼离开的背影。

  宾在周三上午到达江市,直接去小楼先找邻居了解情况,查看环境判断状况。邻居提到当地房管所大概是揣摩上意,想给市长的新住所修一堵围墙,宾这间小房子所在的二层旧楼刚好在线上要被拆掉,房管所提出可以折价换成新旧房子。只有四户人家大家都在观望,涉及的人少就容易心齐,希望采取统一行动别亏了哪一家。

  宾下午到房管所报到,工作人员很高兴最后一户也找到了,热情介绍情况和对价。宾装作一无所知看着不老实的工作人员的表演,待其表演完后,表示在马路对面还有一处房产愿意一起换个更大的,或者多个,工作人员表示这次就是这一栋楼的几户人家。宾回话那我就看大家的意见,明天我再过来告辞了。

  这栋房子就四户人家,都想等到有更好的地界最后一个换。第二天集体来到房管所表示要一起签字,工作人员难住了回答研究研究,可偏偏宾不能总是等着,几个来回宾就撤了,其他的人也是不欢而散。还就怕这些拍马屁的认为是宾挑头就此结了梁子。

  宾到了约好卓淼淼来的时间,一早再到房管所确定好联络方式就去机场接人。宾看着卓淼淼走出来与前几次大不同,夹着各色毛线编在一起的发辫盘在头上有藏族人的味道,一件长到脚踝上面的薄风衣盖住里面的衣服,脚上穿一双高跟长靴,宾从大衣的领口处看见里面的色彩猜是传统民族服装。有味道也是有备而来,深知我心的好女孩!

  卓淼淼手里没有大件行李,两人没急着去宾馆把神秘和期盼保持的长久一些。一路慢慢的逛着,吃点这个,买点那个从中午逛到下午,吃过晚饭才回到宾馆,从出租车里卸下一堆手提袋。双方早已没有了陌生感,倒像关系平顺的长久恋人,进到房间放下东西,宾脱去外衣伸个懒腰半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跑了一天,你也歇会。」

  卓淼淼脱去大衣和靴子坐在圈椅上伸伸腿揉揉脚,放松自己逛的酸软的身体,看着仰躺在床上好似已睡着的宾。一切事情都拿捏到位,从不给人以唐突的感觉,难怪林怡每次谈起她这个姐夫都是一副景仰之情。

  自己从一进他们的家门眼里就再没有别人,希望有一天两人能够袒诚相见,除了两情相悦不附加任何其他的东西。为不使面前的这个人觉得两人以后发展到现在的这种关系会是一种交换,及时喊停林怡不再请求帮忙。可在去联系工作的过程中,多少知道的人还是热心的帮忙,再努力努力进银行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以后再告诉他实情,只要不生气觉得被利用就好了。

  卓淼淼起身去浴室清洗疲惫,盘在头顶上藏族发辫变成长发披肩,光着身体穿回藏族服装。在机场和商店尽管她一直在宾面前穿着薄风衣也看出宾盯着里面服装的眼神,他应该首先是对藏族女人有神秘感才想一窥究竟。自己有过两个男人,可能等一天了就憋着这口的还真没有,一个个都是急猴猴的三下两弄就趴下喘大气了,也有兴奋舒服,可过了就没什么意思。光着身体可以让欣赏的人立即接触到真实和想看的东西,偷偷的笑了笑,光着的小腿一条搭在床边,躺在另一张床上也睡着了。

  宾被膀胱的胀痛憋醒,随着沉稳的呼吸声一转头,眼前一亮看着这个一身藏服的女孩的侧面,长睫毛,高颧骨,高鼻梁,厚嘴唇。轻轻的起身弯腰近看着最接近太阳的人,脸上大风和紫外线引起的特有高原红。再蹲下看着弯在床边的小腿,裙边卷在膝弯,长年的皮靴保护脚踝和小腿皮肤细腻。一抬眼顺着微分的双膝看进去,腿跟一丛黑色随着呼吸若隐若现,多年没再有的偷窥吸引了他,盯着看进去,变粗的呼气喷在膝盖上。卓淼淼在宾弯腰细看她的脸时就醒了,躺在那里没动等宾这个老手把玩,感到膝盖上的气息知道宾在盯着里面看,误解宾因为看不清楚才靠近,装作挪动身体抬起平放在床上腿,脚后跟支在床沿膝盖分向一边,一边的裙子滑到大腿中间绷直,清晰的漏出饱满的阴阜和直立的一丛面积不大乌亮的毛发,真好看可也太过直接!那我等一天干什么,下了飞机就拉来宾馆怕是精都射了两三回了。

  宾摇了摇头嘟囔一句,「不解风情。」坐进圈椅想着要是像王姨,师丽娜,余杨这样的熟女老手一定会默契配合,保持着缓慢释放的欣赏过程就会更有意思,情到深处自然浓,慢慢升温才更有回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