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杂记-新年的游戏】(01-02)【作者:skylifexp】
【杂记-新年的游戏】(01-02)【作者:skylifexp】
字数:4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腊月二十九,今年难得一个人回家过年。南方的农历年并不是太冷。虽然没有暖气,但临近过年的喜庆气氛,各种聚餐的欢笑声,火锅里腾起的水蒸气,总使人忘却屋外的寒冷。

  「嗡~ 」。餐桌上的手机振了一下,在满屋子的喧闹里,不是什么显眼的声音。我的心确一下子猛烈地跳动起来,赶紧把手机收回裤兜。

  「这么快开始抢红包啦?」表弟木子笑道。

  「应该不是啦,估计是老板呼叫了」。我站起来,装作到外面接电话。
  「我就说他怎么工作这么忙,今年才刚到家……」。妈妈一边拿起蔬菜倒进锅里,一边唠叨。

  刷开手机屏幕,是小罗来的QQ信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下面是一张阅后即焚的照片。我的手不由地抖起来。那会是什么?是我曾经日思慕想的景象吗?是脱下的衣服?她的身体?还是?仿佛身边的声音一下子全消失了,放佛时间过得很慢,我呼吸急促起来,移动着颤抖的双手,点开了照片。

  巨根。我再熟悉不过的巨根了。那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湿润的马眼,马上就要滴下来的前列腺液,突起的血管,完全勃起时呈现的特别的阴茎弯曲,鼓鼓的阴囊像是一个装满子弹的大炮炮膛。我曾经多次臣服在这巨根之下。

  公司厕所,办公室。我甚至隔着屏幕都可以闻到那一股熟悉的骚味。而这照片的拍摄角度,和我往常朝拜的角度一致:跪在小罗胯下,举头仰望。从照片的角度和清晰度来看,不可能是小罗自己拍的。唯一的可能就是……

  我来不及更多的思考。照片的显示时间已经过了。随即消失。只看到刚才的那行消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我松开颤抖的手指,呆呆地还想着回覆点什么。突然,又笑自己多么愚蠢,都这样了,我还能后悔吗?说不定游戏已经开始了。

  「阿文,再不来吃蔬菜就煮过头啦。」妈妈喊着。我回了个磕头的表情,转身回到屋里。

  「谁啊?大晚上的都不吃饭还工作啊?」表弟边吃边问。

  「没事,公司那个实习生小罗,有些事决定不了问下我。」我故作镇静。表弟跟我是同行,和我公司的人也比较熟悉。

  他听着,「哦」了一声,也没追问了。

  「莹莹也是辛苦,过年还走不开,年后我和你爸一起去看看你们吧。你们搬家后我们还没去过。」妈妈说。

  「咱屋子挺小的,到时候你们来提前说我订个酒店……」我心不在焉地应承着。

  一家人吃饭挺开心的。爸爸妈妈,还有表弟夫妇外加他们的小孩。说起这表弟,因为舅舅和舅母长期在外经商,妈妈常喊过来,所以和我们家比较亲近。小的时候经常和他姐姐过来做作业。正好我学习成绩比较好,妈妈也让我教教他。
  小时候的故事还是挺多的,特别是在农村,无忧无虑不像现在,总有些烦心事。以前经常在田埂鱼塘玩耍。鱼塘边有时候会有些简陋的厕所。

  说是厕所,其实就是在鱼塘边上盖个小草茅房,房里的地面是木板搭成,其中漏空两块木板,也不分男女,排泄之物直接掉到鱼塘,还可以滋养塘里的鱼虾,经济环保。

  小孩子特别喜欢去这种厕所,觉得在野外撒尿很好玩。有一次,我和木子表弟还有另外一个小孩驱驱,一起在里面尿尿。都是10嵗不到的小孩子,掏出小鸡鸡就互相看了看。我和驱驱的都像弯曲的小手指头一样,流出细长的银线。
  木子表弟的看着简直不是同一个号啊,且红红的直直的,喷出的尿液打在鱼塘里搅动起泡沫。小孩子到底是不懂事,我和驱驱只觉得好笑,笑话木子的是大鲤鱼,长得奇怪。木子也觉得很尴尬。

  不知道木子的「大鲤鱼」现在如何了。想起这事我也不禁为自己当时不懂事而有点小羞愧,「大鲤鱼」才是比「小指头」强啊。其实木子现在体格也不算很强壮的类型,偶尔打打篮球但并不擅长,中等身材但肌肉比较匀称。据说和女朋友,也就是现在桌上的嫂子可茵好了半年就怀上了,只得马上结婚。对於婚后三年还没怀上的我和莹莹,多少有点受刺激了。

  「你和莹莹也要抓紧啦,你看可茵他们都准备二胎啦。」难得我回家,妈妈抓紧机会唠叨。

  「哪有这么快姑妈,我和木子照顾这个小坏蛋都累死了」。可茵笑道。一边给小孩的碗里夹了点鱼肉。

  「现在还有坚持吃药吧?」妈妈继续。我是之前去医院检查出精子数量不达标,因此平常会熬点中药。可是这还有别人在场呢,妈妈怎么这么问。

  「嗯」。我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回头多跟你表弟去打打篮球,多锻炼锻炼啊」。妈妈叨叨着。

  「好了,顺其自然嘛。」爸爸打圆场。

                第二章

  新年游戏的一个规定,就是不管如何我不能主动发消息或者打电话给他们。小罗说万一玩得正是时候,被我败坏雅兴如何是好。

  晚饭后,我躺在床上,也集中不了精力做其它事情,只是在想他们现在如何了。从那个图片发过来,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现在是晚上十点,表弟一家也回去了。至少,上半场应该结束了吧,我心想。手机还是没有动静。我打算先洗个澡吧。起身去找换洗衣服。

  「嗡~」手机有动静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浑身颤抖地走回床上拿起手机。小罗的信息,这次不是阅后即焚。估计是为了让我自己以此慰藉吧。图片是一个女生的手掌,掌心和手指上黏着一层白色粘稠的液体。

  我很清楚那手掌和粘液都是谁的。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而且这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当真正看到,还是有种心里被一下堵住的感觉。或是因为耻辱带来的刺激,或是因为心疼带来的懊悔。

  这究竟是莹莹用手帮他释放的残留,还是射击后从那温润的小穴里重新掏出来,还是直接擦了一下受过凌辱的脸,还是……我想象不出来。还没再细想,又传过来一条信息:「勉强,两分」。

  游戏的另外一条规则,小罗会不时对他们相处的这段时光打分,直到累计打满十分。打分规则?那是小罗的权利。也就是说,假如他一直不打满十分,这个游戏不会结束。除非那个条件的达成……

  这也算小罗给我的赏赐吧。我看着那个图片,图片里的手指是那样的光滑细长,我曾经牵着一起走过多长的路,只是现在上面沾了另外一个男人肆意发泄的残留。

  我想象着,想象我跪在小罗胯下,他英武地站着。坚挺的巨根翘起六十度,完全无视我这个垂头丧气的小虫子。妻子光着身子,跪在地上,一步一步爬过来……我甚至一边想象一遍真的跪在地上,飞快撸着我的小虫子。稀薄的精液淅淅沥沥地流下,我无力地躺在地上。

  我所在的是一家卖安全监控系统的公司,不大不小。我负责技术支持部门的一个小团队,简单来说就是到客户那里安装系统,客户使用有问题也会让我们过去解决。面试小罗的时候感觉他挺阳光,说话也讨人喜欢,觉得不错就想招进来培养培养。团队里人也不少了,之后让他跟其他前辈学习吧。由於当时是电话面试,也不知道他形象。

  所以第一次见小罗是他上班的第一天。人力的同事卫姐带着他进来我房间的时候我抬起头,还小惊了一下。那胸肌和手臂可以给健身房做广告代言了啊。可能第一天上班不懂规矩,衬衫也不穿一件,就一个日常的短袖T恤,白色底再加些黑色花纹。肌肉的形状线条都露出来了。腰部,臀部,大腿及以下倒是看不出很粗壮的感觉,一条普通的黑色运动裤。这种不对称性反而更显得上身体格的健壮。

  「新鲜送到的小鲜肉,好好调教啦」卫姐笑了笑。「谢谢」我起身回应。卫姐就先撤了。

  突然发现这小罗还挺高的,比我高一个头,应该有180了吧。我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下,免得说话要抬起头。「座位安排好了吗?」我笑了笑。「嗯,在外面办公室靠饮水机那里。」接着就是简单聊了下我们这边的工作。

  这个小罗还是挺机灵的,大三上完课休学一年说想出来体会下工作,以后再考虑长远些的就业。我原打算让其他人带的,后来想想自己来吧,说不定是颗业务好苗子。做技术支持懂技术经验很重要,但是经常要跟客户接触,虽说不是谈生意,但灵活应变,讨人喜欢这点小罗可以补一下我的短板。

  一个月后,小罗就渐渐个组里的同事都熟了。果然,小伙子学习能力不错,组里一些工作也参与进来了。慢慢地,同事们也八卦到他的一些传闻,原来这小孩虽然不算特别俊朗,但大学里也交过四个女朋友了。

  大家笑话他可以凑一桌麻将了。他对此倒是很低调。我们是技术部门,组里只有一个半个女生,一个女生是名花有主的。那半个是我妻子莹莹,因为她喜欢烘培,说我不会欣赏,经常会带些「作品」到办公室犒劳大家。

  跟大家也熟了,同事都戏说她是外援。记得妻子第一次见完小罗,回家倒是跟我说有空看看他是怎样健身的,她也想她老公有这身肌肉。

  这小孩倒是很喜欢健身,每天下班都会到楼下的健身房锻炼。反正这段时间是单身,也没有约会,锻炼完到公司的换衣间洗个澡继续坐在位置上,下班时间可以玩电脑看视频,很晚才回他的住处。我们打趣他这空调费也省了,乾脆搬过来住好了。

  有一天我从客户那里回公司,那天有些事耽搁,回到公司已经晚上十一点的,给妻子网购了些做烘培的材料,今天得拿回家免得周末聚会她没得发挥。办公室黑灯瞎火的,我刚想开门,发现没锁,饮水机那边有些亮光,我一下警觉起来,难道有贼了?还穿过我们的监控系统进来了?我深吸一口气,往外看了看走廊出口,好,离我不远,即使需要跑我也很快。于是我打开灯。

  一下撞击声,吓我一跳,原来是小罗。看样子他也被我开灯吓着了。脸红红的有点手忙脚乱。只见他似乎在慌忙整理下桌子,一边说「文哥你怎么回来了。」
  「有些东西得回来拿」每个工位都有塑料板隔开,我这个角度也看不清他在做什么。「这么晚了在干什么呢?」

  「没有,看个电影,看着入神忘记时间了。」

  「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不要迟到呢。」「好」

  我没多看就进我房间拿东西了。出来的时候见小罗已经走了。我走去他座位上看了看,估计刚才那个亮光就是这显示器的吧。刚想走开,座位下的小垃圾桶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们办公室比较注意卫生,每个座位下面有个小垃圾桶,清洁阿姨每天下班前都会过来收集一次,因此,每个座位下面的垃圾桶都是空的。唯独这个有好些纸巾团。今天小罗也没感冒,而且除了纸团也没别的食物垃圾。同样是男人,我估计到小罗刚才在干什么了。

  有时候人的好奇心总是很强的,也有时候因为太强而最终误事了。因为公司为了信息安全保护考虑,我们团队网络设备的最高权限我这里是有的。这些规定员工入职手册也有。

  我走回房间,翻看小罗那个电脑的网络访问记录,虽然有些信息加密了我看不到,但是访问了什么网站倒是清楚的。很快,发现了几个我也常去的那种网站,有些看地址域名就知道是什么主题。从九点到十一点,整整两个小时都是这些记录。

  只是办公室里面没有装监控系统,只在门口装了,否则我都想看看他那时候。一边为自己邪恶的想法感到羞愧,一边走回到小罗的座位旁。

  我蹲下来捻起一个纸团,似乎还能看到里面包裹的粘液要流出来。我放下来翻了翻垃圾桶。这数量也太多了吧,几乎每个纸团都是湿的,按一个正常男人一次的量,这里的纸团相当於三四次了。

  想起自己和莹莹做爱发射一次就得歇两天,才能勉强再来。突然觉得好自卑。小罗两个小时就比上我拼命连续辛劳一周的成果了。说不定没被我打断的话还会更多。

  我蹲在地上,小罗刚才坐着自渎的椅子就和在我眼睛十釐米近。刚才就是这里,一个凶猛的雄性武器像狮子一般在肆意狂啸。现在,旁边一只小狗被吓得发抖。想着想着,我的下体竟然开始发硬。

  理性告诉我,晚了,该回去了。愣了半分钟,我把垃圾桶推回去,带着莹莹做蛋糕要用的塔塔粉离开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